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情报 > 台海情报站 > 正文

叶雄兵:现代战争 首先在联合作战实验室里打响

2018-01-14 16:49:48  人民日报    参与评论()人
“现代战争,首先在联合作战实验室里打响。”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联合作战实验中心副主任叶雄兵谈起联合作战的本行,他的概括言简意赅。始终紧盯军事斗争准备研战谋战,叶雄兵主持和参与了50多项作战仿真和实验系统建设,参加30多项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重大现实课题实验论证,先后获军队科技进步奖17项、军事优秀科研成果奖14项,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并被授予“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荣誉称号,还当选为党的十九大代表。北京香山脚下的军事科学院内,记者走进联合作战实验中心,走近这位致力于军事运筹和作战实验的军队科技工作者,在荧屏闪烁、键盘声声中探寻叶雄兵在联合作战实验领域科研攻关的故事。自主创新,参与打造我军首个联合作战实验平台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在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中已经利用联合作战实验系统在战前对战争进程进行反复设计与预演。当时,我军在作战实验基础数据和模型建设方面标准化、体系化程度较低,而西方发达国家对我国始终严密封锁联合作战实验系统的技术。为突破难关,叶雄兵主动牵头承担起最重最难的信息作战建模仿真等子系统的研发工作。围绕构建联合战役对抗推演系统,叶雄兵与课题组成员先后创建了辅助决策型的推演作业系统、学习型的推演模拟系统、信息融合型的态势显示系统,构建了集中模拟分布作业的对抗式推演环境,制定了系统集成规范,开发了基于兵力实体的模型集成技术框架……最终,经过9次优化设计方案、17次大规模集成测试,上万次修改程序,一套具备6大功能的联合作战研究量化分析实验论证平台建成。这其中,叶雄兵率领团队完成了半数功能的设计研发。经过2期大规模建设,在原联合作战研究实验中心全体人员的共同努力下,我军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联合作战实验平台,这也标志着我军作战理论拥有了自己的“风洞”实验场、“CT”扫描仪!联合作战实验论证平台建成以来,广泛模拟战备部署、后勤保障、政策法规的实施过程,提前发现问题隐患,提出的很多意见建议被上级采纳,有效解决了我军军事科研长期以来定性分析多、定量论证少的难题,成为军事理论的“验证机”、决策指挥“好助手”、建设规划的“参考系”。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扫描到手机×